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新闻正文

专题

张奔斗:心怀费纳经典对决 拥抱德穆第一争锋!

在一届没有费德勒也没有纳达尔的ATP总决赛上,这两人依然能够刷出存在感,用他们的排名,以及,呃……他们的发型。

蒂姆一场小组赛胜利赢得的200分,令他超越纳达尔锁定年终第8,纳达尔则被挤到第9位。费德勒去年总决赛亚军的积分好歹在一周前已提前扣除,他的排名也不至于在目前第16位的基础上继续下滑。

想当年,他们曾长年高居排名榜的榜首,他们镇守所有重大赛事签表的上下两端,他们一次次相会在决赛。然后,他们开始渐渐滑落,但仍然能同时保持在世界前五,然后是hold住在世界前八。如今,他们双双掉落到第9到第16位的区间。球迷们对他们的寄望,从增添更多的大满贯冠军,变成了———明年年初的澳网赛,好好做两枚签表炸弹吧!

说到发型,已经好几年了,这一对好友的发量与发际线,是他们不得不共同面对的烦忧。这个漫长的休赛期,纳达尔终于剪去了一头长发,短发造型倒也相当精神干练;不知道下赛季开始时,他的长发能不能及时长回来呢?否则,他发球之前轻拂一缕秀发的固定动作,又该如何完成?至于正在迪拜训练的费德勒,竟然扎了一根冲天小辫,令他的粉丝大呼:费三岁,你是偷拿了女儿的红头绳吗?

在这个ATP伦敦总决赛的冠军归属以及年终第一排名争夺得如火如荼的时刻,费德勒和纳达尔,却成为中央舞台的编外人员。而他们之间曾经上演的那34场费纳对决,虽然将注定永远不会从史册磨灭,但也的确渐渐淡出了前台。毕竟,在2014年澳网到2015年巴塞尔他们的这上两次较量之间,相隔了一年半还要更远;而在2016赛季,他们虽然一次次互诉倾慕,他们将众多合影留在赛场之外,他们共同出现在纳达尔网球学校的开幕式,然而,他们终究是未能在赛场上再碰面。

费纳决,曾经是男子网坛最吸引人的主旋律,如今从前台退居到后台。他们的34次对决中,有多达21次发生在决赛;而以两人目前的年龄、状态和排名,他们若想再次相会于决赛,可谓难上加难,更别说是大满贯决赛。

德约与穆雷之争,才是过去两年来男子网坛的第一竞争主题。上赛季,他们多达七次交手,其中包括一个大满贯的决赛和一个大满贯的半决赛,另外五场也全部是在ATP1000大师赛,包括三个决赛和两个半决赛,绝对的高端对话。本次ATP伦敦总决赛,见证的是他们在本赛季的第五次决胜———五次全部是在决赛哦!从年初的澳网赛,打到迈阿密、罗马和法网赛,再到年终的总决赛,贯穿始终,清一色的最高级别大赛。

从美学对比来说,费德勒与纳达尔因为球风区别巨大,更容易产生差异化的欣赏快感。两人也将34次对决中的5次,留给了ATP总决赛及其前身大师杯赛,也算是不小的占比。还记得2006年上海大师杯赛的那场半决赛吗?尽管费德勒是6比4和7比5直落两盘获胜,并没有决胜盘,但在当时已曾被列为史上最佳三盘两胜制比赛的有力候选。德约与穆雷的打法因为相当接近,较难产生美学意义上的反差,人们惊叹更多的是两人击球能力的高超与不断将运动能力推上极限。

纠结于费纳决和德穆决的高下对比,也许并不明智,也无必要。正如不同时代的球星比对,关公战秦琼,永远也不会分出高低。对比不同时期的球星对抗,同样也是这个道理。

事实上,只要对抗双方在网球历史中有足够分量,他们的对抗,也必然是有足够价值。

不过,不管是费纳决,还是德穆决,都有一个明显的弱点———其中的一方在对抗关系中过于强势。纳达尔23胜11负费德勒,是费德勒几乎完美的职业履历中除缺乏奥运男单金牌之外另一个明显的漏洞。非常类似的是,德约24胜10负穆雷,一边倒得简直比费纳决更加明显。当然了,话又说回来,穆雷的三个大满贯冠军中,前两个又都是通过击败德约而突破取得。

对抗关系的历史重要性,其实更多是由参与其中两位球员的重要性来决定的。从这个意义来说,德穆决要想超越费纳决,除了尽可能长地保持世界头两位的排名,令他们未来几年的对抗都发生在大赛的决赛轮次之外;努力抓紧时间在职业黄金期尽可能更多地赢得大满贯桂冠,才是根本所在。